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08-4-4-[U-WA U-WA。]

2008/04/04 20:40
然后呢,是吃酒。

我想我等量代換真的是學得太好了,看著兩個侄子,一個瘦瘦的,一個比那個矮,然后圓,很好。
很明顯我想到了兒子和Yuto。
很好啊,至少看著那些人的時候不會討厭過頭了,至少讓我想到兒子了——雖然差很多。

那個剛4歲還是怎麼的的侄女,一直叫著XX哥哥抱抱,想要那個我最大的侄子〔初二〕抱,很抽地想到原來我家有那麼些個亂倫的好苗子——我想我真的有由貴中毒癥
想到以前還是怎麼的,我想我真是可憐。
這個年紀的沒有,可以講話的也沒有,到頭來還是抓著小藤條發短信
——浪費你手機費了孩子。
可是我真的沒有可以講話的人了,一個都沒有。
都說我很安靜不喜歡講話,你們知不知道是為什麼。
就是因為要對著你們講話我寧愿不講爛舌頭也不要講,有意思麼和你們講話?
隨便抓個同學你問,哪個會說我安靜,那不是耳聾就是有病。

上海的阿公一年來一次拜拜,我知道那些個老爸邊的長輩,
只有他和爺爺最疼我。
一直叫我去上海玩考上海的大學。
真的行麼……

可以告訴我題目嗎。
那些曾經的東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親愛的,來上海吧來上海。
嚎叫ING。



其实YOU可以再等上2年我高考的时候。
大学还远离着我~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