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新年賀】叙述者-Travel END

2008/02/06 19:14
叙述者-Travel


我告别了妈妈和姐姐,踏上了火车。妈妈说:「路上小心.」我说: 「我会回来的.」就像施瓦辛格在「终结者」里的「I’ll be back」一样.我知道,我回来的时候,会看见爸爸和妹妹.

后来,火车就开走了.风很大,这是因为气压的缘故,老师说.可是我觉得,它这是在迎接我,它告诉我:「乘着火车的旅行才刚刚开始.」

窗外的风景闪现得很快.我看见了辛瑞拉在12点以后跑在回家的路上,王子并没有去追,可皇后却要她做王子的王妃.其实王子只是一个爬行动物痴迷者,而他的心愿是和自己心爱的蜥蜴永远在一起.

然后,火车跳过灰姑娘的故事停在了白雪公主的新婚城堡.我不知道辛瑞拉最后和痴迷爬行动物的王子怎么样,却看见了白雪公主让后母穿上了烧红的铁鞋不断跳舞到死.白雪公主走到王子的房间才发现王子爱的只是她的尸体,恋尸癖的王子拒绝和与自己父亲乱伦的公主结婚.

再后来,我看到成为杀手的小红帽拿着枪准备找王子报仇.我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我知道由贵式的童话不适合我,就像路易王子寻找王妃的旅途不会终止一样,那些残忍与血腥中的温暖只适合颓废的巴洛克风格.

我听到有人在敲旁边的窗户,火车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我完全没有发觉.我也知道自己是爱睡体质,窗户外面的那个人却没有因为这样而不耐烦,他告诉我

该下车了.

窗外的世界是白色的,笼罩在白色的雪里的城镇是这个旅程的目的地.我问他:「这是属于冬天的城镇吗?」他摇摇头笑着说:「不是啊.」他的笑容和我的是不一样的.别人经常说,我的笑容是治愈系的笑容,我不知道他的笑容是否也属于治愈系,但是他让我在这个城镇里感觉到了与冬天不一样感受.

我再次问他的时候,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他「你是谁」他拉起我的手说「我们去游乐场吧」语气就好像像爸爸妈妈要糖吃的小孩子,可是他明明就比我高出了一个头左右.

「为什么要去游乐场?」

「因为游乐场有绝叫机啊~(心)」

我讨厌绝叫机,真的很讨厌.他却因为游乐场有绝叫机才想去.我想妈妈买票的时候八成光顾着看别的而选错了票,才会买到来这里的火车票.可是我还是和他一起去了游乐场,他说:「游乐场对面有卖很甜的草莓」我一定是被抓到了软肋才会和他去的,一定是的.

鞋子踩在雪上有细细的破碎声,游乐场对面卖的草莓真的很好吃.他买了很多很多,我停在那里等他,我想这样就不会再出现为了买草莓而差点不上车的事情了——虽然这里即没有车,我们要去的地方也只是那对面的游乐场,而他,应该不会犯那样天然呆的错误.因为他站在那里,所具有的,是我没有的气势.

游乐场里人很多,我猜这个城镇的人一定非常喜欢游乐场,然后我也这样对他说.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指着那边的绝叫机说「我们去玩吧~去吧去吧~」我摇头说不要,然后带着他买的草莓跑掉.

游乐场里总是放着欢快的歌曲,有小丑拿着分给小朋友的气球.

那个小丑戴着眼镜,穿着小丑的衣服,拿着好多气球,他递给我一个红色的气球说着:「罗连士你回来了吗?」他在等的人不是我,我知道的.我也知道,这里不会有因为你是没有人要的孩子而没有气球的事情.

我看见,小丑手里的气球,全部都是红色的,我看见有一只蜥蜴,在小丑的身后,一直都在.

我转过身去的时候,看见他就站在我身后,他说:「我找到你了.」然后过来抱着我.熊抱的那一种.我想知道为什么他喜欢绝叫机,但是我没有问他.

我已知道答案.

我说我不要玩绝叫机,你不会看到我哭的样子.他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个小男孩A很喜欢另外一个小男孩B,那个小男孩脸有些圆,娃娃头被人说像栗子,其实他觉得更像哈姆太郎,男孩B被别人拉去坐绝叫机哭了,被那个人装病吓哭了,但是男孩A一次都没看到.他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

「A啊B的好土啊,」我这样说,「而且明明一个是Y另一个也是Y」.

然后我们笑了.我说我要乘旋转木马.他坐在我前面的那只马上,是我要求的.旋转木马上的人永远追不上前面的那个人.我还是更加喜欢在他身旁略微靠后的位置.

我这样向他解释.

旋转木马的歌却不是属于游乐场的歌

いつもでも一绪にいようねって
2人 誓い合ったけど
2人の幸せな时间は

从旋转木马上下来的时候,他说:「这样看是你追不上我,但是相反的,从另一边看的话,却是我追不上你,甚至距离更远」

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

我们站在摩天轮前面,却没有乘. Ferris wheel仰望幸福却不一定幸福.

一个女孩子像发传单似的发着什么东西,那是一张照片.泥泞的操场和仅有的篮球架.她说她在找,那个她曾经最喜欢的地方.

从教学楼数起第三个篮球架.

她说那是她们,最好的朋友约定过的地方.然后她看着摩天轮对我们说,那个地方不会找到幸福,因为被称为摩天轮的两个人最后并没有幸福.

后来我想回家了.

我对他说我想回家,他点点头说那好吧.我看见他眼里堆满了,那种我无法理解的情感.我说,我想回家.

从游乐场里出来的时候,他对我说那个还没有结束的故事,他说男孩A一直是站在前面的那个人,从他们认识起一直是.可是后来,男孩B不在是那个站在他身旁略微靠后的人了,他不知道,是自己推后了,还是他上前了.他有些害怕,他一直认为的安全位置在慢慢崩塌,他却没有办法.

男孩B还是那样的无感体质,男孩A还是那样有些少女心,他们结点永远有一个叫做Amigo,但是男孩A觉得有些什么变了.男孩B已经不再在背后贴上专属标签了.

他最后说,那样的故事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他在问我,但是却很肯定.我说:「男孩A不是A而是Y,男孩B不是B而是Y」就像他上次讲完一样的回答.我说:「就算故事结束也好,他们还有2007年末一分钟的永遠に.」

我们路过一个学校,就像那个女孩子照片里的学校一样,但是那不是泥泞的操场而是塑胶,篮球架不再只有3个而是很多很多.我知道有些东西就像这个学校一样不再从前.

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就像那个女孩子一样会站在学校门口等学校回到从前.

我问他会不会像那个女孩子一样,可是没有人回答.我们已经站在火车站,他曾经敲过窗户的火车重新开了回来.

火车开过的时候我问他「这个城镇是属于我的城镇吗」火车开过的声音很大很吵.我看到他的回答.

「不是.」

「じゃね…」



我知道,他叫中岛裕翔,我是山田凉介.

我们玩了一个游戏

叫旅行.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