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08-2-1-[我还在。]

2008/02/01 12:52
我喜欢原地踏步,喜欢向后看.

初一的时候被人掐过.掐的人是小学同学,被掐的是我.小学同学,说白了就是死对头了6年的人.关系恶劣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发的是QQ的讨论组,那个时候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很HIGH,发来的时候异常地莫名其妙,愣了会,也就明白了.最小化,我继续HIGH我的,最后他们什么时候结束的我也不知道.单纯地说"我不想大家关系搞得更坏"那绝对是假的假的假的.怎么说呢,我只是想不要再和他们有关系了,就像小学6年我都是无形的存在一样,我想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之一就是放着好好的划区小学不上,被拉到那个破的要死的小学,还选中了那么1/2机率的烂班级.

比较起小学的女同学,或许我对男的更有印象,而有印象的,却也不是那些同学了6年的.
小学3年级的时候,有个男的转学去了北京.也正好的3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很好欺负的那种人,长得又那么瘦弱的样子.后来有一次,他和我同桌的那个打起来.具体的,我没看到,后来回到教室的时候,桌子乱七八糟,东西掉了一地,才知道事情,我一直以为那些男生说他很强是开玩笑的,因为他被我们捉弄的时候还是笑嘻嘻的样子.后来去理桌子,也没有说生气的样子.捡东西的时候被同桌踩到手,很痛,就哭了.然后那个人看见了,就跑过来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还是哭,因为真的很痛.后来的后来我就不记得了,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和他说不是因为他的原因,也不记得是自己弄好了桌子还是别人帮我弄的.我知道同桌踩我不是不小心的.他们打起来好像就只是因为我早上和那个人开玩笑而同桌他重复一次,我想那是家教的问题,他可以说是那种绅士的人家教真的很好,他从来不会和女生计较这种东西,而同桌那时侯说得很过.
我向来就讨厌我的同桌,倒霉的是6年的时候我好像有大部分都是和他坐同桌.和那个人相比我想同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男的,那个时候踩我也是,我知道他看见我在捡东西了,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踩完我,一脸无知的样子,然后我就知道了,人的差别是有很大的.我想那天,如果不是那个人赢了,我也会冲上去揍同桌的.我从来就没有把他当作真正的同桌过.
其实现在如果小学的同学走在路上碰到了,我没有信心能认出他们来,或者可以说,我根本没有想记得他们过.但是我记得那个人,名字还是长相,大概的体型,甚至他的妈妈.他的名字里有一个字和我一样,他的妈妈和我的妈妈有过少许的交情,那个时候他转学去北京是他的妈妈和我妈说的,他妈妈说他要去北京学舞蹈.他会指挥也会跳舞,他妈妈一看就知道和别的妈妈不一样.我知道那是家教的问题,我想那样的人,我身边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班级里有一对双胞胎,辨认他们的方法我们都一致地通过"头比较大的是哥哥"其实他们如果分开站是挺难认的,但是如果站在一起,哥哥和弟弟就是不一样.
和哥哥关系比较好,有一段时间一直是我的后桌,经常向他拿涂改带,好像就此以后他养成了带涂改带的习惯,上课喜欢转过去讲话,下课的时候经常欺负他.其实他经常和别人打架的,但是在我看来他脾气很好,没事干的时候就会欺负他,不管是涂改带尺子圆规还是笔他都有,其实他本来没有的,但在我的教育下他什么都不缺.其实我自己都有这些,但是老是觉得"拿出来好麻烦啊好不如向别人借"就很自觉地拿了他的.他总是把笔袋放在桌子正前方,涂改带一般放在笔袋右边,我拿的时候几乎就是看都不看伸手的.
经常被我打头.我觉得就是那个时候的原因.从此以后我的坏习惯就养成了.上课喜欢讲话,而且讲话对象一定是后桌,就算有涂改带尺子之类的也不用,一定要拿别人的,打人喜欢打头,后来上初中的时候美名其曰"把别人打笨点我就会聪明点"其实那只是习惯而已.
和弟弟几乎就没有交流,而哥哥,经常在他打完架的时候欺负他.一般人那个时候不都是不能惹的么,但是每次他都不会生气的.
然后,我还知道他喜欢我们班一个很温柔的女生,温柔到几乎快没有存在感.那个时候是别人问出来的,其实不用问,我看都看出来了.然后又会拿着这个把柄一样存在的事情去和他开玩笑.


那个时候我们班的男生,喜欢把自己喜欢的女生排名,说第一喜欢第二喜欢,那个时候我们很无聊地去问他们第一是谁第二是谁,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清楚,只是无聊而已.我想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让我对这样的心态产生排斥,其实我很问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喜欢,但是没有.那只是一个玩笑罢了,我们是这样看待.
4年级到5年级的时候,是转学潮,有新的小学建起来,虽然贵,还是有人转学.小学的好朋友只有两个,都转走了我还在.两个人都是某两个人的第一喜欢.后来和另外两个人很好,还是两个.我大概不适合和很多人很好,而那两个人的第一喜欢已经换人了.很搞笑,我觉得.


后来的那两个最好的朋友,却经常吵架,常常卡在中间.我只是装作没事,我不会当调解人,我也不会安慰.
我们最喜欢的地方是篮球架底下,我们各自取名说你是毛毛你是泡泡,因为我说她和飞天小女警里的毛毛很像而她很像泡泡.然后她们异口同声地说"我还觉得你像花花类"其实一点都不像,只是觉得而已.
泡泡的姐姐在日本,她姐姐教了她日语她来教我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我到现在还是记不住九和十,她教我们晚安是お休みなさ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里面有一个音和毛毛的姓很像
后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不同的初中.
再后来的时候,我们之间几乎没有联系.
小学毕业三年以后的同学会我没有参加.我异常地讨厌,我真的真的希望自己是那种可以被忽视的人.上高中的时候我和WYY说我高中要做一个默默无名的人,她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问为什么,她说就是不可能.然后,真的是不可能的.不是那些好事上的出名,坏事上经常有.我想我真的不适合做默默无名的.


家里还留着那个时候毛毛泡泡和花花的标志.我是原地踏步的人,至少不会丢掉那些已经无用的东西.
我想我应该已经不太可能再和她们说お休みなさい 就算是练习也好.


我不喜欢向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